一些日常 · 一些计划 12/8

姐姐明天就要离开亚特兰大回归爱尔兰了。给她简单地准备了行李,嘱托她需要什么一定都告诉我,告诉她我不在亚特兰大的日子辛苦了她的付出和照顾,我对她说了谢谢。她有些慌张,对我的直白的感谢不知所措,有些腼腆地告诉我,”能帮到你就行,能帮到你就行。“ 她讲了两次,岔开了话题问我明天班机的时间。

亚特兰大今日的天气异常地明艳,明艳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万里无云的天没有大气保温的棉被,所以天气也就十分寒冷。蜷缩着手在小区里走路的时候遇到了邻居姐姐和哥哥,我和他们简单述说了现在自己的生活,也听到了他们两个人照顾一家老小和解决兄弟姐妹之间各种纷争的辛勤。他们觉得我很辛苦,但是我只是想认真地与他们分享我的故事,作为他们不远不近但是为数不多的中国邻居。

上午开了会,Emory的会。和Power of Practice(一个小提琴演奏家的教学理念出版物)小团队交代了我需要他们协助完成的文本编辑和图片插入工作。随后和一个更大一些的团队也就是Dried Gardens(荷兰莱顿博物馆里的植物学研究出版物)的团队分享了最近完成的设计交互原型。自己带队所以在会中掌控着时间和事项。十分钟完成了第一支,二十五分钟完成了第二支。

下午带妈妈去了移民局,因为上次姐姐带妈妈去移民局录入的指纹信息似乎并不符合要求,所以这一次又被发了通知去重新录入。相比上次姐姐妈妈描述的等了两三个小时,处理中心里就只有十几个人。不能算是冷清因为似乎工作人员的心情都非常地好。也许是要过节了,也许是需要处理的客户少了很多,压力舒缓之后他们对我都笑容以待,让我觉得很温馨。我和他们简单攀谈着,祝他们节日快乐,小心思里也想着以后会带你陪你来这里办理续签手续。妈妈录入好了指纹,我推着轮椅上的她徐徐走出了行政大厅。三四点的夕阳斜射在她鬓角的周围上,妈妈变得有些瘦小,有些苍老,有些让我心疼。

在大厅里我和妈妈也平和地讲了讲我们的故事。她认真听了,告诉我要好好去对待。

我告诉妈妈我会好好沟通,认真地对待。

不可否认自己心情不好的事实,但是白天的时候悠悠地想,如果以后有了宝宝我们又有了矛盾,18年的我也就是现在的我会怎样呢?我会拉着宝宝的手在你面前说,“宝宝你看,妈妈现在被爸爸气到了,她很伤心。爸爸很爱妈妈,爸爸会试图和妈妈沟通的。宝宝,我们一起去哄哄妈妈逗逗她,让她开心一些好不好呀?“ 摇着手手的ta。摇着手手的我。不亦乐乎。

我想这是我很确定会看到的画面。

我想,我还是会照顾和呵护你的小心心。我很开心我找到了曾经的那个我,通过了一些坠崖式的痛和反思让自己觉醒。不知道昨天的信你是否看得到,也许它们已经再也触及不到你了,但是我想平静地叙述出一些后续的更加细致的计划和想法。

信任和重获信任

由于我的不忠诚我拿掉了你对我的信任。我现在认识到它带给你的痛楚和恐惧。之前的我不肯不计前嫌,一直在拒绝用刚刚遇到你时候的体贴和温柔来使用同理心来理解你,照顾你,支持你。我不放下因为我还活在曾经的伤中。我认为不放下才能获得你的爱。这其实是一个错命题。于是昨天的信里我讲到了和解。我与过去和解,与过去的你和解,真正原谅曾经的伤害。昨天想清楚了这一切,也就意味着一种插上羽翼一般的释然。我似乎轻到可以飘起来了。我一直具备去贴心、细心和认真地爱你的能力,只是被过去蒙蔽了意愿而选择了拒绝。这里我说的一字一句我相信你都感受地到,深刻地明白我的拒绝与抗拒。这里向你道歉的同时也认真地关照你的心情、状态和需求。我在。Yang在。更值得庆幸的是,18年的Yang在。

回到信任。首先对于我自己来说,当我找到了我内心深处的痛和结并把它们打开之后,我就不再需要那些无谓的情绪发泄口和暧昧关系了。可能很难去理解,我在说出所有那些暧昧的话的时候,心中其实承载的都是痛,钝钝的刀口戳在心中的痛。我会在语句落地之后深呼吸然后觉得世界很糟糕,自己很糟糕。那些文字并不是我想要的,而那些文字的吐露是对自己对现状的无可奈何。但是这种状态对于我来说,过去了。

没有你的这些日子我很孤独。听到你毅然决然地和我分开我也感受到了世界的崩塌。但是有所不同的是,我没有想去和人倾诉或者寻求情感的慰藉了。相反,我删掉了一些人,也开始去坐下来体察自己的心情,自己的需求。曾经的我是一个思考者。刚刚认识的时候有一次你问我为什么我对未来那么有信心,我思考了一下,告诉你,“因为我思考了。”然后好像还有理有据地继续和你讲下去我思考到如何去照顾爸爸妈妈,让他们知道你人不在身边但是我们的心在他们身边,我们的幸福让他们会感受到欣慰。诸如此类的话。回到孤独,我也没有去简单接受孤独,我想这些没有你的时光我静下来心来和思考清楚如何和你相处,如何处理我们的问题,向你分享我的世界,过好属于自己的时光,但并不代表这些时光里没有你。你重要。你存在。我们在一起的未来我一定也会偶尔遇到孤独,但是我知道了它的位置。孤独存在,无伤大雅。

然而关于信任的重建,具体的说,我觉得我会以主动、透明、分享开始,来让你重新获得安全感,而不是信任。信任我不想索取,但是安全感我可以给予。我想每天和你分享我的生活,尤其是在近期的未来,我想多发送给你一些符号和信息,让你知道我在哪里,我与谁在一起,我在做什么,我在想什么。比如是会议室里好玩的贴图,公园里面一起晒太阳的爸爸妈妈,菜场里面的菜菜子,合作的学生不堪入目的散装英语。分享。我会很愿意做这些事情,毫无抵抗和厌烦的,因为我爱你,我知道你需要安全感,我会帮助我们重建信任。

关于信任另外想讲的应该还是我自己。我之所以有这样的勇气来提,来写这些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地到的文字,就是因为我心里很清楚明白的是我在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一直只希望和你在一起的,一直只爱你的。那些令人内心世界崩塌的文字给你带来的痛我现在明白。痛的背后我还是拥有对你忠诚的、执着的、诚挚的爱。关于痛,我勇敢和坚定地会帮你疗伤。

成长和职业

关于成长,我想继续做你的领路人。并非是骄傲或者自负,我在工作上的能力还是受到了大家的好评的。无论是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几十年如一日堆叠出来语言功底,还是在设计和沟通上迭代重复修炼出来的本能一般的思路,这些都是令人艳羡的珍贵的能力。

既然我摒弃前嫌了,我想认认真真地牵着你的双手,像婴儿学步那样带着你向前走。当然这么说并不是说你的能力不足,只是我能想到的意象就是这样,像爸爸拉着孩子的手那样,是坚定的,是宽厚的。那么这些具体是什么呢?我不想从改简历和找工作开始。我想先从沟通和交流开始。也许是每一封你不太会发的邮件,也许是下次你要去见的客户的案例。我想我们像在“口咩哒”那天那样,和你一起做你做的事情,是真正的参与。只是我的税法真的一无所知,否则我会把你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事情来做。当我认真了,你知道事情的结果不会差的。我想你知道我是一个很棒的教育者,我擅长并热爱分享。我不做你的老师,但是我想做和你一起成长的一起打怪升级的伴侣。

其实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去想过,过去的两三年,我们的相处,让你我彼此都有了很多的成长。不可否认的是,于你于我,我们最终都因为对方的存在让自己面对了自己最害怕的事情并做出了这样那样的改变。(这里被妈妈打断了一下思绪。妈妈早起给我和姐姐去煮了饺子。我不知道她醒来了,于是就下楼去帮她。我告诉她“谢谢妈妈”。)这样让我们深刻地了解彼此,这样共同成长的让我们变做更好的知己。

再具体地说我想和你一起探索职业选择的话题。我也许会带你做先前我在Career Center为学生准备的职业测试,也许和你坐下来一起看很有启发的YouTube视频,可能和你一起复习我以前起人生转折点作用的TED Talk。我想修改你写的内容,和你去探讨沟通的艺术。

与此同时我也想向你虚心请教和学习。我想向你学习日语。虽然我知道你来美国会是短期之内优化于我的出路,但是我一直坚持没有放弃要学日语要去日本看看的缘由就是我不希望你受委屈。我告诉你在日本我深刻体会到不能用流利的日语交流的障碍和挑战,所以我是一直期待我有这样的体验之后就可以更好地在你来美国的时候用“反向同理心”来更好地明白你的感受。这些不是在我们纷争之后我想到的,这些是我一直就有的想法。因为在做用户体验调研的时候,这就是我实实在在施用的【切实】了解用户所知所感的方法。

对于工作而言,我没有给你去主动改写简历是因为我想你在美国的前几个月先适应这里的生活。与此同时,绿卡对找工作的帮助就像是魔仙粉,施用了之后它带给你的超越了几个学历,超越了几份工作经验。所以相比为你现在找工作,我想和你计划如何让你更好更顺利地适应这里的生活。

工作的选择我一直考虑过的和先前联系过的有这些:Stella那样的中小型企业的内部会计岗。亚特兰大的四大岗位。我的MBA同学、以前创业合作伙伴教授的朋友所在的公司和可以介绍的岗位。对于你的未来我一直有在思考,我拒绝让你做又脏又累的餐厅招待生。我想的是给你更宽广的平台,更包容的工作环境,让你也可以体验到美国相对国内更加容易让自己成长的平台、文化和资源能带给你的价值和这些价值转化的快乐。我想把我有的,能触及到的世界分享给你。这是我的心声,也是我的计划,这也是我的为人。我想这些你知道。当然至于具体的选择我想和你交流,尊重你的想法和意愿。

一些小心思

我有思考过很多生活里的小事,未来在一起的样子。我思考过会推荐你开什么样的信用卡,我们购买一辆什么样的第二辆小车车一起开,我如何在这里教会你开车并带你第一次上路驾驶。我想到这些心里都很暖,那种希望带给我的快乐,那种对美好向往并用自己的双手做好做到的沉甸甸的快乐。

与此同时我也给自己留了一些我自己要去做的功课。比如说如何去设立自己的一些“check points”让自己不要再未来的日子偏离了这些计划,想到和你有一些沉浸的时光,用来让我们深入地交流。包括创建一些”safe space“,让我们未来人生漫漫长路上因为其它事情害怕的时候能够安全地把想法不受压力地倾吐出来。我除了变做18年的我之外,我也想到了如何让自己去做“艰难的事”,去做好榜样,自己的榜样,你的榜样。

关于沟通,想留下一个小小的注脚:18年的Yang喜欢沟通,喜欢讲电话。他现在也诚挚地邀请你在需要的时候找他,给他打电话。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在需要你的时候,在开心的时候给你拨通电话告诉你我在看什么,想什么,做什么。他极强的分享欲可以不再被曾经束缚。他心里住的那个小男孩还是想站在电话亭前,拨通心爱人的电话,告诉她,“我很想你。你还好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