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Must Have Been Love

阿莱曾经对我说,“你如果听听看音乐的旋律节奏和使用的乐器元素,你就会知道这首歌大概是属于哪个年代了。”

我想她是对的。

虽然上海不是北京,但是在亘古至今,从我第一次拜访上海到现在,我都觉得似乎这里更像我儿时记忆里的那个北京。无论是城市空气的味道还是走在并非横平竖直的Cul-de-sac的城市规划中,都会觉得这里更像是小时候盛夏的清晨—有露水从紫色的牵牛花上滑落,有广播里迸发着能量的打榜金曲。虽然走过了世界上的一些城市,也曾有过这样的似曾相识,但是这种感觉的还原度总是差强人意。

在晨曦中醒来,坐在落地窗旁,让海风吹在脸上,望着倾斜的阳光光束给灯塔马场的围栏和不高的堤坝镶上金边,耳朵里就会不自觉地播放90年代的那些金曲,而且这种声音中一定会包含一些从城市楼宇中传来的调频电波里若隐若现的背景噪音。忽然觉得耳朵打通了一条隧道,把这样愉悦的声音直接送到砰砰跳的小心脏。

在CRI上真的听了很多千禧年前的旋律。无论是Cardigans的Lovefool,Santana的Smooth,Dido的Thank You,还是Madonna的Music,这些声音都浸渍了那时候世界仿佛要进入一个新的纪元之前的冲动,让人觉得热血沸腾。你说时间过的快么?似乎真的很快,已经不能用几年前而是要用几十年前去捕捉这些记忆里的声音了,不过回想过去写下的年鉴,也发现自己走了很远,不过走的远是为了能更好地回来,这些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

没有住过上海的小洋楼,不知道会不会舒适。不需要很大的房间但是有一个阳光房就会点亮心情。好比说今天是一个阴雨蒙蒙的日子,那我就会坐在窗边看着街道上的柏油马路被雨水浸湿。雨水滴落,洗刷着城市的浮尘。又比如说是一个晴朗的周末,如果还不能出门走动,就坐在床上探头去探望清早的阳光沿着初夏的藤蔓一步一步爬进房间。

所以能够在阔别已久后再次出现在熟悉而陌生的城市,和喜欢的人儿在这个温存的季节漫游,别无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