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号站台

深夜里我急匆匆地告别了北京的家,和爸爸和妈妈间断仓促地说了再见然后就奔去了火车站。傍晚来临之前我和妈妈陪着爸爸努力地骑了自行车。他能骑自行车让我觉得紧绷的心稍微有了一点点宽慰,但是很快他就在一辆雪铁龙车旁开始显得有些僵持。我意料到他会摔倒而他真的就从我儿时的那两28车上倾倒在了雪铁龙的发动机盖上。我唏嘘不已。

家里的灯又被换成了冷白色,昏暗冰冷。家里的电开关有更新但是灯却像是被特别替换成了一种极度节能的产品。爸爸在最小的储藏室更改后放置的床上岔着腿睡。我忘了他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我搭上了地铁的时候我忽然摇身出现在了深圳。在站台上的时候我看着时间表焦急地等着载我的列车进站。可是时间却已经是午夜时分,最后一辆从134站台发车进入香港的列车已经停止运营,下一班就是明天天亮的时间了。我觉得焦灼不已,我很紧张,我的手心在疯狂地流着汗水,我望着一个一个空荡荡的月台,百感交集。

有一列列车像是上帝送给我的一份礼物一样停靠在了我的月台。我没有仔细去看它的标牌和号码,我纵身跃上车厢,笃定这就是可以带我去见你的车次。而这列车子也真的神奇般地带我驶入了香港。

我们在香港最大的购物中心前的溜冰场相约。我先到了而你不多一会儿就来了。你没有想离开我,你没有对我们的争吵感到沮丧。你和平时一样,对着我笑着,望着橱窗里的展品和溜冰场旁杂货店里卖的吃的,是开心的样子。你主动来牵我的手,拉着我去找一家你最想吃的店。我望着你,可能只是傻傻地在微笑,但是心里却已经流出了很多很多的泪。我心里好开心,开心到说不出一个字。因为你又回来了,我们又像是冬天里的一杯热饮一样变得甜蜜了。而我又开始慢慢地流下眼泪,因为我深深地明白,在我心里,我对你只有欣赏和喜爱。这种欣赏我没有说出口,但是却是心里最深的地方深深铺垫着的。

你拉着我的手去找吃的的时候一位高高瘦瘦的男生跑到我身边告诉我说他要我去参加会议。我把他拒绝了,而他始终缠着我们不肯放开。我在人潮中奔跑,努力尝试甩掉他,但是他就开始试图来和你讲话。我挡在你们中间,和他暴雷般地争吵,把他吓走了。

有太多话没有和你说。有太多话想和你说。

天气冷下来了,记得多穿。

依然爱你的Yang.